夜桜吹雪

不会写文不会拍照没肝没钱的大咸鱼一只,那种正反面撒椒盐那种的,我觉得很好吃(雾)
你好呀,这里泓烨/泉枫,一个不会写文从来没红过但是还喜欢写点乱七八糟东西的人(x)总是想的很多做的很少orz,总之不是什么特别靠谱的写手(x)
经常羡慕亲友的好文采然后疯狂prpr这样的…不定期会更新一些小段子?大概是这样吧
扩列的小窗→3247099198
主要活跃于ll,es,i7等等这些骗钱圈(认真地说)热爱音游的秃子(停一下)
高中党注意x
没更新要不就是没脑洞没想法要么就是肝游戏去了(小声)

佣富同居30题!

1.关于起床气


当清晨第一缕柔软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里的时候,我们的佣兵先生和富豪先生还在被窝里甜美地睡着。


但是,两个有着相同的浓烈的起床气的人如果不能一起安详而平静地一同起床的话,那么后果可能会很严重吧…


当小少爷一边惊恐而愤怒地吼着“佣兵你他妈凭什么冲我脸上吐口水”一边从被窝里狼狈地缩成一团。然后他看到了站在床边正拿着浇花用的小喷壶正在往自己脸上喷水的佣兵先生。佣兵一边非常不厚道地笑的七荤八素一边从容地说着“春季里来柳丝长,少爷起床晒太阳”这些个让小少爷极度不爽的话。小少爷用力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尽管翻的有点用力过猛导致头晕。然后他从被窝里把脚挪到了佣兵的脸边,狠狠地蹬了一脚。在佣兵疼的呲牙咧嘴的时候满意的翻了个身继续窝进舒适的被窝里。




起床气这个是看到之前bcy有个太太的梗觉得特可爱所以尝试了一下小少爷的起床气www

食用愉快

啊…乖离国服关服也有一个多月了。

之前有在bcy和lof上看到很多太太写过关于丘壕(佣富)的小甜文^q^

突然也想跟风写点…

你俩真甜啊呜呜呜呜呜

几个极为缓慢的推进,手机大小不行果然还是不好打啊(
想想我呕龙龙好像pad都快收了怎么手机才AA(

喜欢花草的你

(大概是个小更新吧orz
17.“啊,对了儿子啊,说起来…”妈妈突然推门进屋,你立刻从前一秒还在和他大眼瞪小眼并且张牙舞爪的抓狂状态转变成了某个“乖儿子”模式,然后忽视了他笑的差点背过气去的某种神经病的状态,从身后对他竖了个坚定的中指。
18.“是这样啊,我和你爸爸商量呢,你看你反正马上也要放假了嘛,我准备和你爸爸还有一些朋友们出门玩一圈…”妈妈大概的意思就是:你,事精,不放心,要不要托管。
19.“不用不用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们放心去玩就好了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如果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带回来点就完全ok真的不用担心我的没事没事!”你一连串的拒绝让你自己都有点发愣。
19.其实……自己的本意是想去别人家住,以摆脱这个家伙。可是…口不由心?妈妈似乎还在夸你长大了不让爸妈操心了,不过你都没怎么听进去,你看着那个讨厌的家伙,他根本就没在看你,因为他正冲着妈妈做鬼脸,你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妈妈的话,直到妈妈走出了你的屋子你才反应过来。
20.“这也是您的杰作吗???您还有这种改变世界的能力吗???”你抓着他的肩膀前后摇晃着。他无所谓的一耸肩,“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不过倒是你,”他站起来抻了个懒腰,坏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自己一个人住是不是放心不下我,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天哪你真是个恶心的家伙!”他摆出一副好像被强暴样子的令人发麻的表情。
21.“该恶心的是我好吗!!你可快做您妈的大头白日梦去吧!”你没好气的往床上一躺,给他留下一个“滚开我不想和神经病对话”的背影。
22.【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23.喜欢是什么意思呢?喜欢一个人的程度也算是一种喜欢,喜欢一种吃的的程度也算是一种喜欢。“我喜欢的是之前那盆植物啊,我并不喜欢植物成精的。”成精吗,你为自己有点奇怪的感想小声的笑了出来。但是自己对他,好像真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悸动的心意。当他勾起自己下巴的时候,心脏一瞬间的停滞并不是虚假不存在的。
24.是什么时候有这种心情的呢?大概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吧……也许是因为他当时什么都没穿?你摇了摇头并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停止这个智障而又危险的想法。
25.假期如期而至,你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父母进出于房间和最后防盗门锁上的声音,你把头埋进了被子,继续和周公约会。
26.唔唔…有很香的味道啊…是清清凉凉的青草的香味…你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片嫩绿的叶子,好看的锁骨,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脖子英俊的脸和炯炯有神的眼睛…等一下,眼睛!?
27.“喂喂,你都快把我看光啦还要看吗。”
28.“……死变态谁让你上我床的你什么条件啊还玩tm裸睡信不信我报警告你耍流氓强闯民宅私上民床啊快尼玛滚下去啊!”你狂爆出一大串脏话然后把他踢到地上自己起床抱进了浴室。
29.你想了想刚刚自己的动作…好像还是怕对方掉地上还用脚勾着对方的腿还搂着对方…刚刚好像脸还贴在人胸口了……?你越想越觉得羞耻,你蹲在浴缸边上胡乱的抓着头发。
30.不过……他身材真的不错啊……
31.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争气的站起来了。
32.其实只是晨 勃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一个准高三狗的日常依旧是什么也不会写什么也不会画什么也不会做什么也不会说
大概一生中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做一条咸鱼了吧
写写画画这些东西感觉离我已经很遥远了
也许还会再更?也许不会再更。
毕竟是自己心血来潮的某个脑洞想到什么就写点什么所以不合大多数人的喜好是正常的吧
日常的负能已经影响到了甚至关注的人的生活(大概
祝自己高三加油,祝各位事事顺心吧
长长长长的拖更线

#喜欢花草的你#【大概是个草草的续集?】

#喜欢花草的你# 

9.虽然还有几天就要放假了,但是这不但意味着你还要上几天课考一个期末考试,更要命的是——你要怎么在你家藏住这一个外来物种。还好你的屋子不小,你从自己的大衣柜里给他腾出一个很大的空间让他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躲在里面。而你收拾东西的一幕正好又被妈妈发现。一向都是妈妈把你屋子收拾的比自己屋子都干净,看到你自己收拾的时候她疑惑地问你怎么突然勤快起来开始自己收拾柜子了。你心虚的不行,找了个老师让帮家长做做家务这种蹩脚的理由搪塞了过去。妈妈也没起疑心,就说句那好好干吧就没再说什么。
10.在你累的要死要活的时候,他就盘着长腿坐在你的大床上,一脸玩味地笑眯眯地看着你。你真的有点后悔,当初不养他养的那么细心就好了,没准现在还没这么壮,和他打一架没准还能赢。你用饱含怨恨后悔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他帅到没边的脸,样子好像是要把他的根给拔了。他微微仰头,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勾勒着他修长的脖颈,柔和的日光穿透了他的头发,暗绿色的发梢变成了通透的草绿色,他眯着眼睛,不老实的前摇后摆着,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修长的腿上,整个人好像某个壁画里的完美的天神。
11.他似乎发觉了你恶狗一样的目光,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嘴角扬起了一个轻蔑又帅气的弧度,他举起了好看的手,对你比出了biu的动作。
12.心跳猛的漏了一拍。你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回头继续收拾东西。你感受到了自己脸上危险的温度。你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两个大男人相互对视竟然能把自己看的满脸通红,你甚至开始怀疑这家伙不是树精而是狐狸精。
13.你在上学之前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千万不要离开你屋,他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你忐忑不安的离开家,内心慌乱如麻,甚至在路上碰到了自己的好哥们叫自己的名字都没注意到。
14.“我回来了!”中午放学,你狂奔回家,在你运动会的时候你都没有跑过这么好的成绩。“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的!!!”作为爸妈眼中一向的乖宝宝,你第一次在爸妈面前爆了粗。但是这真的不是你想这样的。你看到了,他,大模大样的,坐在你的座位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
15.“儿子说什么呢!”妈妈听到你偶然间的一句粗口很不高兴,“怎么能说出那么低俗的话来!”你百口莫辩,他一脸狡黠的笑,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比了个大拇指。你忍住了想手撕他的冲动然后对妈妈说,“啊…啊哈哈,就…就看今天饭菜相当丰盛啊,太高兴了以至于……”你装作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你向他疯狂地投去各种各样的疑惑的眼神,用口型问他“怎么回事!!! ”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起身向你的卧室走去。路过你的时候,他低下头,勾起了你的下巴。在你的耳朵边说,
16.“保密~”
17.磁性沙哑的声音和耳朵边湿热的气息让你浑身一震。你赶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18.“儿子慢点吃啊怎么吃那么快。”妈妈从厨房把鸡汤端出来,“听你楚阿姨说啊现在的孩子多喝鸡汤有好处的,诶儿子你脸怎么这么红?”妈妈开始端详你通红的脸。“没!没什么!这菜好辣我去喝点水!!!”你逃似的溜进了厨房,灌了一大杯冰水,内心怦怦乱跳。
19.“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我,能看见你?”你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他挠了挠头发,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这你应该庆幸的,因为只有你才能看见如此帅气的我,而你,也是我独一无二的东西~”他自信的笑起来。“我是你独一无二的主人没有错。”他这种莫名的中二和疯狂的自恋肯定不随自己,你吐槽了一句。扭头看他的时候,脑子里又想起了十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明明长的还不错怎么非要干那些让你不好意思的事…”你小声嘟囔了一句。他歪了歪头,意思应该是在问你刚才说了什么,你用一个相当冷漠的眼神表示拒绝回答他。


幼儿园水平的第一次写连载【bushi】
问问各位太太想给这个树精起个什么名字好呢233
请轰炸我的评论区吧,来自一个起名废物的请求!

喜欢花草的你【大概是BL向?】

1.你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躺在地上的少年,他闭着眼好像在昏迷,白皙的身体,锁骨上的那一片叶子显得异常突兀,黑色的头发末端却是暗绿色。他躺在你的阳台那里,你也不排除是翻进来的。

2.你仔细地打量着他,不明白房间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个陌生少年,看起来还挺英俊,眉宇之间略带些凌厉。你抬起头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信息,却看见自己倍加疼爱的那一盆植物,空了。

3.“妈的这人吃了我草?卧槽他咋不吃土?”你恨不得一拳揍他脸上直接弄醒然后来个决斗,这时他眼睛缓缓睁开,正与在生气的你来了个对视。你从他眼里也没感觉出太多的情感,无名之火“腾”地就起来了,你压着,一直看着他从地上坐起来,你才发现他是光着的,虽说都是男人,但你也做不到跟人这么直接,你找了件睡衣甩给他示意他穿上。

4.他倒也不紧不慢地套了上去,你发现自己穿着还大一号的衣服他却好像还小了一号,无心观察许多的你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谁?为什么在我这儿?”一连问出两个问题的你选择把草的事情压在了最后。
他嘴张了张,好像想到了什么,“你没有给我起过名字。”
你微微愣了愣,他的声音带着点磁性,听起来很舒服,但是重点不在这儿,他说自己没有给他起过名字,这不明摆了搞笑?

5.“你…”正想开口骂人的你猛地看向了对方身后空空如也的花盆。
“你是这…?”你已经快说不出话,迟钝地指向昔日最爱的那空盆。
看见他点了头,你耳边轰地就炸开了,继而你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你赶紧将他推到旁边被床挡着,你自己蹲在了那里,来的人是你的母亲。
“在干什么呢?”母亲明明知道却还是要问一遍。
“在浇水…”你语气中一点精神也没有,对着空盆硬着头皮拿起了浇水壶。你侧眼看了看那个藏在床边的他,正好看见他狡黠的笑。

6.你妈走后你就跟他干瞪着眼,一句话也不说,你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他千万次,你无法接受自己最爱的东西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为什么不是个女的?来个女的你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了。他一脸笑意地看着你,想要向你靠近。
“不准过来!”你十分愤怒,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对方可做出了一副不解的模样。
“你平时不是最喜欢我么?”
因为你当时不是人啊…心里这样说着,你脑内还是理了理思路,你渐渐有点接受了这个事实。

7.他却趁你发神的时候靠近了你,你抬头就看见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你,你近距离地看见了他锁骨上那片叶子,十分漂亮,你不禁看得入迷,他身上有种淡淡的香味让你很是舒服,不觉有些晕晕乎乎的。
你脑内一下反应了过来,推开了他。
他被你这一举动吓到了,愣愣地看着你。
“怎么了?”
“没…没怎么。”你实在不好意思说:抱歉啊刚刚看你看得太入迷。
他却略带深意地挑了挑眉。

8.“你还变得回去么。”
“看心情。”
你心中莫名地不爽,想当场掐死他却又奈何身材的差距,到时候谁掐谁还不一定呢,他身体线条很完美,肌肉轮廓分明,看起来十分的饱眼,而自己瘦瘦小小,看起来风都能吹倒一样,你不禁狠狠瞪了瞪那令人羡慕的身材,而其主人未能发现。
你给他打了个地铺让他睡在自己床前面,为了不让父母半夜进来你晚上特地将房门上了锁。但是你仍不放心他,万一他刚好是那种成精要食人可就……



借了好朋友的脑洞(
可能还会接着往下写写???
今天依旧是小学生水平。

万圣节礼物【恐怖向慎入x】

        许久不见的朋友突然联系了你,说是万圣节要到了,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又说也不要出去吃什么的了,又浪费还没气氛,不如去他的家里吃。想想自己不用花什么的冤枉钱了,在家里吃还挺亲切的,于是你爽快的答应下来。
         万圣节当晚,你挑出了自己最珍惜的一套衣服去赴约。
         朋友家很偏远,是个你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司机带着你左拐右拐了好久才找到。临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看了看你,张张嘴好像想说点什么,不过你没听清。
         朋友家周围挺安静的,空旷的一大片草地,挺豪华的大别墅那种,你暗自腹诽朋友是发了哪门子横财才找到这么个地方买了个大别墅的。
         走到了朋友家门口,门没关,你叫了几声朋友的名字也不见他的影子,也没人回应。你有点害怕了,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里。黑漆漆的屋子里面,几个南瓜灯放在客厅的小角落里,幽幽地兀自在角落里亮着,昏黄的光亮很衬现在的紧张气氛。门口放了个小小的篮子,里面似乎是包装精美的糖块,你抓起了一个扔进嘴里,奇怪的黏糊糊的口感让你一惊,一咬,一股甜腻的腥味弥漫在口里。你下意识的吐了出来,看着手掌里一滩软乎乎的东西,你瞬间头皮发麻,类似于人眼睛一样恐怖的东西躺在你的手里。惊慌失措之中你转身就想推门出去,可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反锁上了。无奈,你心惊胆战的往屋里走。
         朋友突然出现在门口“happy halloween!哈,布置的怎么样,吓到了吧!”
       “嘛还真是……有点吓到了……”你的理智告诉你你不应该问那个篮子里装的是什么,也许只是自己多心了,有可能真的只是一种奇形糖果。
         你们两个寒暄了一阵子,他给你解释了这个别墅的由来。
         他有钱的父亲死于一场意外的火灾,整栋房子都烧成了一个铁框子,而他得以侥幸脱逃,并以他父亲的名义领下了他父亲所有的财产,成立了一家大公司,然后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建了这么个大别墅,过着惬意舒适的生活。
         寒暄之中,他拉你到桌子旁边坐下,说去厨房给你拿饭菜来。你坐在椅子上环视整个屋子。令你毛骨悚然的是,墙壁上挂着一副副完整的人骨,昏暗的灯光之下,你看不太清桌子上的玻璃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是看那个样子,应该是人的眼睛之类的东西。你害怕极了,起身想逃离这个地方,正和朋友撞了个满怀。
         『看来暂时走不了了。』
         朋友手里端着一盆暗红色的汤,他把你推进了屋子又问你怎么了。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你支吾着说想看看屋里有啥有趣的东西没。他理解的点点头,把那种暗红的『汤』给你给你盛了一碗,“趁热趁热。”
         浓烈刺鼻的腥味让你皱起了眉头,你大概猜到那是什么东西了。你不知道这个眼前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连人都不是。你本能的想拒绝这碗汤,到你现在的处境很明显不能拒绝,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笑着拍了拍你的脸,“番茄汤,番茄汤。”
         『这怎么可能是番茄汤。』
         你用勺子在汤里搅了搅,捞起了一小块白色的骨碴。
         你看了看朋友,他似乎还没有发觉你的惊恐,或者是你没有发觉他狰狞而又充满快意的眼神。
         “快喝吧。”
        你不知道怎么喝进的那碗汤,他看着你喝完了汤,满意的点了点头,还问你好不好喝。
        有点想呕吐的感觉,你强压了下来,“你手艺还真不错啊。”
        『番茄汤能做出肉汤的味道』
          你推辞说家里有点事,然后赶紧逃离他的家。
        冲到屋子外面,突然你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刚才来的那条道!这里根本没有路!草坪呢?不是大草坪吗?
        环绕四周,你彻底傻了。这里是一个。
        废弃的墓园。
        朋友突然出现在了你身后,拍了拍你的肩膀,提起了手里的篮子,“Trick or treat?”
        你惊恐的回头,看见了一副被烫的已经变形的脸。
       『原来你在讲你自己的故事。』
        你本能的想逃跑,但是你已经跑不动了。你从朋友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诡异,他的手——也许说他的骨头更合适,轻轻地搭在你的脸上。伴随着眼睛传来的一阵剧痛和痛苦的惨叫,他把你的眼睛放进了手中的篮子里。
         “啊啊,可以请下一个朋友吃饭了呐”
         他笑着摸了摸你的头
        “谢谢你啦,晚安哟。”


啊萌新第一次发x幼儿园文笔x
可能有的地方逻辑不通(大概)请各位大佬指正,会虚心听各位太太们的意见和建议的(土下座x)